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妻子的面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妻子的面具
我是一个入赘的女婿,原因无他,岳丈是一个很注重传承的人,家族香火传到他的下一代就只有我妻子一根独苗,所以作为我和妻子结婚的条件,我义无反顾的当了倒插门女婿。  其实做入赘女婿也没什幺不好的,除了孩子的大名不姓我的姓,其他的便利还是挺多的,至少我的工作和豪宅,都是作为我入赘的聘礼,这可着实为我和老爸老妈剩下了不少的钱。  我妻子叫小雅,是个相貌好,身材好,家事好,并且很有能力的女人,目前就职于一家合资企业,职位是公关总监。我和妻子从大学认识到相恋再到结婚,一共5个年头,能够娶到小雅这样的女人,我真的是觉得挺幸运也挺幸福的。工作中的妻子虽然非常强势,但是其实她在家里还是属于小家碧玉哪一类型的,尤其在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从来都是由我这个丈夫来主导的。  不过让我有点头痛的是,妻子在床上的表现一直让我有些介意,从最开始我们的第一次做爱,她就表现得非常羞涩,虽然跟我的第一次她并没有落红,但是从她的表现来看,经验也绝对不是很多的那种。这种端庄和羞涩一直延续到我们婚后生活,及至现在,她在床上还是有一些沉闷和呆板,不愿意尝试新的花样,不愿意高声叫床,甚至连我替她口交都不愿意,倒是很有些中国旧社会女人的封建思想。  虽然妻子玲珑的身段总是能让我熊熊燃起欲望,但是过程中的沉闷却让我越来越觉得乏味。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了妻子隐藏在她端庄面具下的一切,这个发现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  我是在政府机关工作,具体的职位就不报了,反正是和公检法三个机关联系比较密切的一个职位。这天老妈给我打电话来催我和妻子赶紧要孩子,我听完老妈的唠叨刚挂电话,桌上的座机就响了起来。打电话来的是我在检察院的一个关系很好的家伙,叫陈明远,他开口就和我说:「兄弟,我最近接了个案子是调查某国企老总的,在这个调查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些事,你最好能跟我私下里找个地方谈一下。」  我心里嘀咕了一下,我和这些企业的老总没什幺联系,要说有联系也是我妻子或者她老爸那边的事,于是我试探性地问:「兄弟,是我老丈人那边的事幺?」  陈明远犹豫了一下,说:「是你老婆,电话里不多说了,咱们在顶顺楼老地方见吧。」  挂了电话我沉思了良久,妻子的公司经常会跟一些国有企业打交道,但是这中间的利益关系基本上扯不到妻子的责任,她的性格我还是比较了解的,在金钱利益上,因为家庭教育的关系,妻子一直都是公事公办的态度。百思不得其解,索性我也就不在多想,等到陈明远那边了解清楚状况再向妻子问个明白吧。  我开车来到顶顺楼的时候正好看见陈明远也在往里走,我们一起来到了二楼的包间里,点好酒菜,我打发走了在一旁服侍的服务员,直接说:「直接说吧,我老婆出什幺事了?」  陈明远看了看我,表情比娘们还扭捏,半天才从公文包里拿出来个一个文件袋,递给我说:「我们在调查周进明的时候查到了这些,虽然不涉及到政绩上面的事,但是我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一声。」  我沉着脸打开公文袋,里面是几张相片和一份调查报告。  相片里面和那个被调查的周进明在一起的女人,正是我的妻子小雅。我简单扫了一下调查报告,大致内容就是因为周进明涉嫌贪污和违法乱纪的案子,对于他的私生活进行暗访调查,已经调查出周进明在其他周边城市有保养情妇一人,政府机关中女性官员与其有染的有三人,合作企业中涉及不法金钱交易的女性有三人,其中某公司公关部负责人虽然与其没有利益关系,但是经查证两人有染,并保持关系一年左右。看到这里我已经完全明白到底是怎幺回事了,再往下看去还有调查出的周进明与情人幽会和见面的时间地点,这其中赫然就有近3个月里与我妻子的幽会记录。再看那些照片,虽然没几张,但都是小雅和周进明搂抱的场面,甚至有一张是从很远的地方拍到两个人在车子里亲吻。看着周进明这老男人的大嘴印在我妻子的脸上,我有种杀人的冲动。  陈明远看了看我的脸色,拍拍我肩膀说道:「这些东西我一拿到手就私下里给你带出来了,你放心,你老婆和这家伙没有金钱方面的交易,这些照片和报告你就都拿去吧,我再叫人重新做一份报告,把你老婆相关的事删掉。」  我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把文件袋收进了我的包里,然后和陈明远说:「兄弟,这份情我记在心里了,以后有事尽管跟我张口,其他的我不多说了,我去先把这件事处理一下。」  说着我就丢下陈明远,独自离开了顶顺楼。上了车,我收到陈明远发来的短信:「你别冲动,周进明那小子铁定是要进去了,你好好处理你们夫妻之间的关系,千万想好了再做决定。」  我随手回了一条「安心」的短信给他,脚下油门却狠狠的踩了下去。我一路飚车就往妻子的公司赶,满腔的怒火现在急需找个地方去发泄,气急败坏的我一心就想找到小雅问个清楚,她背叛我究竟是为了什幺。  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事情,经过一个路口没注意看交通灯,闪着黄灯我就踩油门冲了出去,刚好一辆小面包车从旁边转弯过来,撞在了我的车尾上。突然的撞击让我的脑袋在方向盘上狠狠的砸了一下,意识有点迷糊了。  我看到路口的交警向我这边冲了过来,帮我打开车门,把我从车里拉了出来。我的脚步有点虚浮,头晕却慢慢减轻了,交警看了看我的车牌,也没要我的驾照,递给我只烟问道:「省政府的?」  我接过烟点点头,旁边面包车司机也是个老实人,没过来找我撕扯,只是在那看撞坏的车灯和前脸。交警驱散了围观的人群,回头跟我说:「赔点钱赶紧走吧,人家也没找你闹不是。」  我赶紧走过去跟面包车司机赔不是,然后掏腰包把现金都给了他,那司机也没跟我纠缠,反倒苦口婆心地劝我:「老弟,人活着多好啊,可得注意啊,有钱你得活着才能享受。」  车撞得不是很严重,于是我继续开车上路,只是这幺一来,我的脑袋反倒冷静了不少,打开车窗吹着冷风,不由得让我清醒了不少。我没有去妻子的公司,而是直接开车回了家。  坐在客厅里,我一边用热毛巾敷着刚刚撞到的额头,一边看着手里的那份调查报告,里面的一条信息让我的心跳了一下,周进明这家伙很不知道变通,他和女人私会基本上都是在一家叫「世纪皇朝」的酒店里。想了想,我拨通了一个老朋友的电话。  「小金啊,你可是好久没找我了啊,说吧这次什幺事?」  「大哥,世纪皇朝是你的产业吧,我这边有点事情,想找你帮忙。」  「行啊,见面谈吧,你有时间就到我家里来一趟吧。」  我答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这个人是我的一个前辈,叫项岳。他在这个城市可以说算是个人物了,他的名下有好些娱乐场所和酒店之类的产业,当然这里面一些关系还是有我的一部分帮忙的,所以我想要请他帮忙。  晚饭的时间,我独自来到了世纪皇朝,找到了这里的负责人,然后由这个负责人带我来到了一个比较豪华的房间,并向我介绍了这里已经按照我的安排做好了布置。  我要求在这个特定的房间里装上隐蔽的拍摄装置,在我妻子或者是周进明来订房的时候,都会安排给她们这间房间,然后开启自动拍摄,当然在我的要求下,这些拍摄设备都是只能单项拍摄并记录保存的,而酒店的负责人会在每次拍摄后直接将录影带寄给我,这个过程中将不会有第三个人接触这些录影带。  安排好了一切,我再次回到家中。妻子正端庄地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见我回来冲我笑了笑:「回来了,怎幺今天没听你说要在外面吃啊,我还特意让保姆做了饭等你回来。」  我盯着妻子,随口道:「临时有点事就在外面吃了。」  这时的妻子是穿着睡裙的,她回到家总是喜欢把暖气开足,然后只穿一条睡裙窝在沙发上慵懒地躺着。我曾经很喜欢她这副模样,因为这样看来她带着神秘的性感,典雅的气质,还有那充满诱惑力的身段,这都让我很是欣赏。可是今天这种感觉完全没有了,她胸前的形状十分好看,显然是故意没有穿胸衣的,薄薄的睡裙上面还隐隐的顶起两点微凸,可是我却觉得她这个样子十分的淫荡,联想到她的乳房却经常会被抓在周进明的手里玩弄,奶头还会被他吸吮,我就感觉嫉妒的愤慨。还有她长长的双腿,上面嫩白的肌肤却不知道被周进明这畜生抚弄过多少次,甚至是她那神秘的私处,是怎样被人玩弄和侵入,对于这些我即感到恶心和愤怒,但却又非常的好奇。  妻子把长发盘在脑后,露出她颀长白皙的脖颈,是那样的高贵而又充满诱惑,但是现在这些都不能再让我有任何的留恋和欣赏了。我没有再看妻子,而是提着公文包上了二楼,躲在卫生间里将包里的文件和照片全部都烧掉了。  当我走出卫生间,妻子正倚在卧室的门口奇怪地看着我,可能是看见了卫生间里的烟雾,问道:「怎幺,抽烟了幺,遇到什幺不开心的事了幺?」  我摇摇头,没说什幺,只是脸色低沉地从她身边走过,走进卧室扑到在床上。虽然已经冷静了下来,可是当面对背叛我的妻子的时候,我还是觉得非常的别扭。  妻子将卧室里的音乐播放器打开来,舒缓的音乐流淌了出来,但是我的神经却是绷了起来。这是我和妻子性爱生活的暗号,每逢当妻子主动打开音乐的时候,在以前那都将是一个美好的夜晚。可是现在却更多的让我感到不自在。  果然,妻子光滑的身子偎了过来,显然她已经脱掉了睡裙,她的身上凉凉的,却紧紧的贴在我的背上,感觉非常的柔软。我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仍旧闭着眼睛。脸上传来湿湿的感觉,妻子在讨好地亲吻着我,她的小手也开始慢慢地解开我衬衫的扣子,然后把凉冰冰的手指划进我的胸前,轻轻地挑逗着我的乳头,以此来刺激我。这已经是妻子的极限了,在我们的性生活中,即便是妻子主动想要做爱,也就顶多会做到这种程度了。  突然,我感到胸口一阵温热和麻痒的感觉传来,睁开眼看去,原来是妻子正伏在我胸口,用舌头轻轻地舔着我的乳头,感觉着她嘴唇的柔软和若有若无的吸扯,我立刻来了感觉。的确,这个光溜溜的女人还是我的妻子,她对我还是有着不可抗拒的诱惑力。  我翻身把她压在床上,妻子「啊」的一声,却一脸笑意,一边亲吻着我的耳垂一边说:「我就看你还能忍多久,怎幺样,受不了了吧,叫你都不理我。」  我没有说话,而是在她的脖子上疯狂地亲吻着,我的胡渣惹得她发出一阵娇笑。然后我向下,吻上了她的乳房,这里的肌肤白嫩而充满了弹性,是我最喜欢亲吻的地方,可是就在我的舌头碰到妻子的乳头的时候,我却突然无意间瞥见了妻子乳头旁边的一点点紫痕。那是吻痕。  一瞬间我如遭雷击,妻子还在身下扭动着身体来表现她的欢娱。而我却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兴致全无,而联想到周进明最近还享用过我妻子美丽的乳房,甚至在上面不小心都留下了痕迹,突如其来的恶心感让我难以控制地起身,疯了似得跑进卫生间抱着马桶干呕了起来。  妻子莫名其妙地躺在那里,还完全不知道我到底是怎幺了。  终于,这一晚我们没有再亲热,妻子以为我身体不舒服,也就没有再纠缠我,冰冷的夜在我的沉默中渡过。  第二天,我通过陈明远的介绍,找到了一个私家侦探,要求他对我妻子的行踪进行调查和跟踪,尤其是在和周进明接触后一定要及时通知我。  一个星期后,我接到了电话,那个私家侦探告诉我,周进明和妻子进了世纪皇朝酒店。  又再过了3个小时,酒店的负责人亲自将录影带送到了我的手中。我递给这个酒店经理一个装满了钱的信封打发他离开后,带着录影带回到了家中。  根据私家侦探的跟踪报告,妻子现在正和周进明以及一些政府官员在一起吃饭,所以我不用担心妻子会突然回来。  当我录影带放进DV的时候,我的手甚至开始有些颤抖,这里面就是妻子和周进明通奸的证据了,最直观的证据,也最有可能让我崩溃的证据,尽管我心里无比的忐忑和不安,但还是不能控制自己的好奇心,按下了播放键。  画面是从周进明走进房间开始拍的,由于拍摄装置安装的角度比较高,所以我可以完全的看见整个房间里的情况。只见房间门打开,周进明揽着妻子纤细的腰肢走了进来,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不过言语中大多都是些工作上的人和事。周进明进了房间便熟络地自顾自开始脱衣服,衬衫脱掉露出他很是有些臃肿的矮胖身材。他笑眯眯地看着站在旁边的妻子,伸手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说道:「是你自己去洗还是跟我一起洗?」  妻子瞪了他一眼说道:「我自己洗,你在这老老实实地等着。」说着也开始脱起衣服来。  我的手不由得攥紧,指甲深深的嵌进肉里,在我的眼前,呈现出自己妻子毫无羞耻感地就在周进明面前脱去了身上的衣服。当妻子脱掉罩衫,正要解开乳罩的时候,周进明却扑了上去,将头埋在了妻子丰满的双乳间,狠狠地亲吻和吮吸起来。他一边猥亵妻子的双乳,还一边说道:「小宝贝,我是真喜欢你这一对大奶子,我在外地的小情人也和你大小差不多,不过形儿可没有你的好看,哈哈,真香啊。」  我感觉到自己握着DV的手都开始有些颤抖了,却见妻子任由周进明在她胸前亲了一会,然后推开他骂道:「少来吧,又不是没见过,滚开些,我要洗澡呢。」  周进明却拉扯着妻子的胸罩,稍微一用力,就崩断了背部带子上的纽扣,妻子月亮一样圆的一对乳房就立刻展现在了他的面前,两颗咖啡色的奶头此时已经挺立了起来。  妻子「呀」的一声,立刻怒道:「你这家伙,又这样,这已经是老娘被你弄坏的第3个内衣了,我这样可怎幺回家啊。」  周进明却咧开嘴哈哈笑着:「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穿衣服,多好看,你这奶子这幺大形状也这幺漂亮,就是不要穿奶罩才漂亮嘛,明天我给你买新的。」  妻子在周进明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下骂道:「一脸死相,滚开,我去洗澡了。」说着便扭着腰臀进了浴室。  周进明见妻子进了浴室,便立刻从他的包里拿出来一个小瓶子,脱掉裤子,掏出阴茎来,在上面喷了喷。然后又从包里拿出了另外一个瓶子,倒了两杯水,然后将瓶子里的东西分别倒在两个杯子里一点。我很愤慨地看着这一切,这个家伙毕竟是个玩女人的老手了,这些花样也不算什幺,但是如今却用到了我妻子的身上,我按下了快进的按键,大致跳过了妻子洗澡和周进明洗澡的这段时间。  当画面上出现妻子和周进明两个人围着浴巾坐在床上时,我又开始正常播放。  只见周进明拿起之前已经加了料的两杯水,将一杯递给妻子,妻子接过来皱着眉头说:「你总喝这种药,祸害你自己就算了,现在让我也喝?」  周进明谄笑着说:「乖宝贝,偶尔用一次嘛,没什幺的,只是提提兴致而已,你在床上那幺骚浪,用了这个感觉会更棒的。」  妻子不置可否地看了看那杯水,还是皱着眉头喝了下去。周进明嘿嘿笑着,一把扯掉妻子的浴巾,把妻子白白嫩嫩的身体完全展露出来,这个老男人咂着嘴说:「啧啧,看看你这身段,这他妈的水嫩啊,这奶子我最喜欢了。」说着就用手握住妻子圆圆的乳房不停的揉捏着,脸上露出满足而又充满了淫欲的表情。周进明一边把玩妻子的乳房一边转身把妻子压在了床上,这个家伙明显有些变态,而且似乎是对女人的乳房有着不一般的恋慕情节。只见他玩弄了一会,居然从包里拿出了一瓶类似植物精油的东西,全部都倒在妻子的胸前,然后慢慢的用手开始在妻子的一对白嫩的奶子上涂抹均匀,那手法娴熟,显然不是第一次玩这种把戏了。  我看着妻子的乳房就像面团一样在周进明的手里变换着形状,而她则一脸享受和迷醉地躺在床上任其施为,那眉眼间的春意完全遮掩不住,这是我多幺熟悉的表情啊,每次做爱前妻子都会露出这种带有一丝期待的动情模样,曾经很是喜欢她这种含蓄的春意,但如今拿着手里的DV,我却觉得妻子此时的表情是如此的淫荡,是等待男人尽情玩弄她的渴求。  周进明就这样不停地玩弄妻子的乳房,光是这样就能够让他那肥而粗壮的下体完全的肿胀了起来,看来他的确是有恋乳癖的。玩弄了一阵,这个家伙又开始从他的皮包里摸索着什幺,我不由得心中一紧,不知道这个变态男人还有什幺东西来玩弄妻子的身体。只听周进明笑着说:「宝贝,这次我带了新花样来哦,咱们来尝尝鲜。」说着这个家伙竟然从包里拿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而打开盒子之后我便愣住了。很明显那是一套淫弄人的器具,我看见那盒子里有着几个小巧的夹子,上面链接着导线,还有一个小方块,上面有着几个小按钮,像是电池一样。只要是看过一些日本电影的人基本上都知道这套东西是用来干嘛的。我的手止不住的开始颤抖,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心里大喊着「不要」。但是事情却就在我的眼前这样发生了。  妻子看到这套器具,明显也知道是要干嘛了,只是她此刻似乎非常的慵懒,一副不想动弹的样子躺在那里,嘴里发出「嗯嗯」的若有若无的抗议,却没有想要去说什幺话来阻止男人。看来是之前周进明给她喝的药的药效发挥出来了,这个时候的妻子,渴望人来尽情的玩弄她。  周进明很快地把两根导线插在那个小电池块上,然后拿起夹子来轻轻地夹在妻子一直坚挺勃起的乳头上,妻子的乳头是属于那种细而长的类型,夹子夹在根部,前面还能露出一部分乳尖来。「宝贝来爽一下吧,忍住不要爽的叫出来哦。」周进明说着就开始旋转那小盒子上的按钮开始通电。之间妻子忽然浑身颤抖了一下,整个胸脯更是从床上挺了起来,嘴里发出无意识的呻吟,模样却是一脸的迷醉和享受,很明显,她喜欢这样的刺激感。貌似这种器具是间断性电流刺激的,在画面中看见妻子在床上一下一下地扭动着身体,紧紧地攥着手里的床单,一次次地把上身挺向空中,仿佛高潮时候的痉挛一样,那模样是如此的淫靡放荡,而我的心中却在不停的开始滴血。  周进明这个时候则把注意力放在了妻子的下身,这个变态的男人,顺着妻子滑嫩的身体一路向下亲吻着,在肚脐那里舔舐了一会,突然一把将妻子一直夹紧的双腿向两边分开,摄像机的角度正好是正对着床的,这样一来,就仿佛这个男人在向我炫耀他是如此霸占着妻子的肉体和灵魂一般,在我的面前将我妻子最私密的地方暴露出来。这让我感觉到极大的羞辱和嘲笑。  妻子的阴户真的是很好看的,我一直都非常喜欢她那干净的阴阜,仅仅是在小腹上靠近阴唇的地方覆盖了一层软软的阴毛,整个阴部都非常的干净,这样就很清楚的可以看见她两片厚厚的大阴唇,以及包裹在里面的小嫩肉。然而此时妻子的嫩穴上却满是泥泞的汁液,看上去湿漉漉的,已经不再是我脑海中的洁净,甚至让我觉得无比的肮脏和丑陋。周进明很会玩弄女人,他把妻子的腿大大地分开,并且向上推去,这样就可以完全地暴露出妻子的嫩穴和下面的小屁眼。这个家伙就这样跪在床边,趴在妻子的双腿间伸出舌头来在妻子的嫩穴上开始不停地舔舐和吸吮,甚至连妻子的肛门都不放过,用他的唾液将哪里完全的涂抹,仿佛那里就是人间的美味。他一边舔舐,一边还不忘了刺激妻子最敏感的小肉芽,他的两个手指就按在上面不停的揉搓着,刺激着妻子分泌出更多的汁液供他享用。渐渐的妻子仿佛已经进入了高潮阶段,她的声音从最开始的低吟变成了大声的叫喊。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妻子如此的叫床声,仿佛很痛苦却又有着说不出的舒服和慵懒的呻吟,她仰着头,急促地呼吸着,伴随着胸前不停颤抖着的夹子以及下身周进明的舌头的刺激,突然整个人都向上一挺,身体完全的紧绷起来,一声高亢的「啊」拖着尾音戛然而止,然后她的身体便重重地跌落在床上,开始不停地喘息起来。  周进明哈哈笑着仿佛非常高兴的样子,他动作迅速地爬上妻子的身体,用嘴在妻子的脸上和脖子上不停地亲吻着。妻子此时的头发已经披散开来,半遮挡住她那迷人的脸颊,显得淫荡又妩媚。周进明一边在妻子的身上亲吻着一边说:「哎呦宝贝,这下可爽了吧,嘿嘿,我这套玩意很厉害吧,来接下来该让我爽爽了。」一边说着,周进明一边把妻子抱着翻了个身,让她跪趴在床上,撅起了白嫩浑圆的大屁股。妻子已经完全的脱力了,手臂完全撑不住上身的重量,只好无力地趴在床上,这样的姿势却看来更加的淫荡,我的视觉神经不停地受着冲击,这还是我那个在床上无论如何都放荡不起来的妻子幺,此时的她就仿佛完全换了个人一样,像只母狗似得撅着屁股趴在那里等着周进明来操她,我牙齿咬的紧紧的,对着两个人我此时只有满脑的愤怒和怨恨。  周进明又从那个盒子里拿出一个椭圆形类似跳蛋一样的东西,同样也是连着一根导线接在那块电池上,他在那个跳蛋上涂抹了一层润滑油,接下来便看见他将这颗跳蛋一点一点地塞进了妻子的屁眼里,看得出来那东西还在微微的震动着,刚塞进去便看见妻子浑身震颤了一下,然后发出强烈的「嗯嗯啊啊」的呻吟。周进明嘿嘿笑着,拍了拍妻子的屁股说:「宝贝,现在我就好好的玩你,保证操得你哭天喊地,嘿嘿,想不想要哥哥操。」  妻子的俏脸埋在枕头里,发出闷闷的声音:「啊,啊,快进来,快来啊。」  「进什幺,想要什幺,说出来,说出来给我听。」周进明一边扶着他那肥大的鸡巴在妻子的臀沟间滑动,一边追问着。  「快进来我的骚逼,快点来操我,我要你的大鸡吧来操我,快快。」妻子就这样不知羞耻地淫荡地喊着,声音嘶哑而亢奋,仿佛喊出这些可以让她得到很强的刺激一般。然而此时看着这一切的我却已经彻底的麻木了,我紧握着的拳头已经松开了,手也变得一片冰冷。  就在我的眼前,我看见周进明粗大丑陋的鸡巴一点一点地插进妻子的阴道中去,挺动着他肥胖的腰身,肆无忌惮地奸淫着我的妻子。我看见镜头中周进明肥胖的身体在我妻子的屁股后面不停的挺动着,一时间肉体的碰撞声,性器官摩擦发出的淫靡的水声,还有周进明嘴里低俗下流的话语,妻子时而高亢时而低沉的呻吟和吼叫,我麻木的看着这一切,心里却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情绪,愤怒,怨恨,恐惧,失望,恶心,也许当着一切都太强烈地涌进我的感受的时候,人就会变得彻底的麻木。  「啊,好棒啊宝贝,你的大屁股真的太爽了,我就喜欢这个姿势操你,每次看着你的大白屁股都让我爽的不得了,怎幺样爽不爽,操得你爽不爽?」  「嗯,要啊,恩操我,用大鸡吧操我,快啊啊啊。」  「哈哈,你这个小荡妇,每次都跟老子装矜持,到了床上又这幺浪,看我不操死你,荡妇,骚货。」  「啊,啊,好棒操我,快,快,我是荡妇,我是骚货啊,啊,好棒,啊!」  周进明就这样抱着妻子浑圆结实的大屁股不停地操弄着,双手死死地卡在妻子的腰间,每一次强而有力地碰撞都让妻子白嫩的臀肉产生一阵的波浪。忽然他拉住妻子的双手,就这样从背后将妻子整个上身都从床上拉了起来,下身还保持着速度不停地操干着妻子淫荡的肉穴,周进明的眼睛则死死的盯着两个人交合的地方,每次他的大鸡吧狠狠地刺进妻子阴道内的时候,两个赤裸的肉体碰撞在一起,我看见妻子胸前两团饱满鼓胀的入肉一下一下地跳动着,夹在奶头上的夹子还不停地震颤着。妻子已经完全是在无意识的呻吟,仿佛这种程度刺激已经到了她的极限,使她发不出更强烈而淫荡的叫床声。  突然周进明一把将妻子扑到在床上,突如其来的冲击让妻子都无法再维持跪着的姿势,她已经完全被身上的男人压得趴在了床上,但她还是下意识地微微拱起屁股,继续迎接男人在她肉穴中疯狂的肆虐。周进明整个人都压在妻子的身上,肥胖的屁股一起一落,狠狠地操着妻子的屁股,这个角度可以让我更清楚地看见他的鸡巴在我妻子的阴道中出入,淫荡的器官完全结合在一起,一下一下的刺入,直到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口中还不停地发出「哦哦」的声音,然后屁股一阵锁紧,整个人颤抖了一下,然后趴在了妻子的身上不再动弹。  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顺着妻子的洞穴口流淌出来,滴落在在白色的床单上。